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北野武Takeshi Kitano

北野武是小安最喜歡的日本導演,因爲他很迷北野武的《座頭市》。
(那個開始以爲是瞎子武士最後卻不是瞎子的武士的電影)

北野武的電影因爲久石讓的音樂而更完美。
我最喜歡的北野武電影是《Dolls》
秋日日本的紅葉,
春日日本的櫻花,
冬日日本的白雪,
……
文藝片,色彩當然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高中時代就是那麽迷戀文藝片……
所以沒有好好念書,理科變得超級差,文科超級好,
還立志去考上海戲劇學院的影劇管理(這樣就能看很多電影)

FYI: 北野武的事務所也支持中國的文藝片導演賈章柯拍電影,所以多少,賈章柯的電影裏,你能感受到一點點的北野武。

我個人喜歡賈章柯多于王家衛。

從卡米那裏看到北野武在巴黎開始開畫展。
覺得他的畫風格很頑皮,很impressive.色彩一如Dolls電影中的純粹。






-----------------------------------------------------------------
轉卡米的文章一篇。

被日本人攻占的巴黎


文/卡米


刚到巴黎的时候,去巴黎歌剧院附近的银行去开户,前台的服务生看见我二话没说就拉来一位端庄温婉的亚洲女接待我,两人见面第一眼都倍觉亲切,都是人在他乡呀,结果一开口,她开日文,我说中文,最后,大家还是法语交流。这家地处巴黎繁华地带的法国银行,一般有固定说法语和日语的工作人员,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说点英文,记得当时从那站地下铁出来时,也听见广播里会用日文重复一遍,作为刚到巴黎的中国人,遭遇此情此景,心情自然颇有些不平静。


后来慢慢在附近发现了许多日本餐馆、服装店、书店、超市等等,虽然作为巴黎重要地标的歌剧院仍然属于法国人,但是许多巴黎人都说,这里已经是被日本人攻占的歌剧院地区,他们说话时的表情都有些复杂,语气是既嫉妒又失落。被日本人攻占的巴黎,自然不止歌剧院附近这一小块地方,诺大的巴黎,各区各巷的角角落落之间,都可发现日本文化生活的渗透,翻翻巴黎时装史都可发现日本设计师在本城的进驻史,细密复杂如蜘蛛网一般,甚至连法国最著名的一家服装设计学校也已经一早被日本人买下,着实让骄傲的巴黎人很有些失落怅然。

但是,法国人对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的心态又有别于法国人对待美国人的文化和快食快生活,因为他们大致觉得日本人对于美好事物的执着热爱完全不亚于法国人自己,都带着些不计成本、不遗余力和不切实际的架势,甚至有时还远远超过了他们,那种劲头让懒散的法国人在不甘心之余也生出了许多敬佩,而他们在攻占巴黎的同时所带进来的本身的文化,又让很多尊重艺术的法国人也迷恋不已。

法国的设计师里Philippe Starck对日本美食的热爱是众所周知的,他开的KONG餐厅的设计,完全就是一场迷失东京的现实体验,彻头彻尾的日本风情,天花板上的露肩艺妓,地板和椅背上的许多日本女子头像,几近歇斯底里。而服装设计师中爱用日本元素的也不在少数,法国本土的新生代设计师中以Vanessa Bruno为最,某次新品展示的现场特地辟出一大块场地,搬进活生生一棵樱花树,请来和服盘髻日本女在树下抚古琴,让人看着不禁骇笑。

文学界里执迷于日本文化的还有写了被誉为“最巴黎的小说”的《刺猬的优雅》的作者Muriel Barbery,她就曾在该书中借小津先生一角表达了日本文化对作者自身的意义,是近乎救赎的味道,对她而言,日本文化里的他性仿佛才能挽救法国的没落下来的旧有文化。


而法国人对日本文化的情感,或许还可以从他们对日本艺术家们的重视程度上轻易窥得一二,比如最近,法国文化部就授予了日本导演北野武以法国文学艺术勋章中的最高荣誉“司令勋章”,巴黎的蓬皮杜文化中心也开始举行为期3个月的日本导演北野武的电影上映会,不仅如此,卡地亚艺术中心也同时间为其举办了绘画作品展览,这是北野武首次以画家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也是这个艺术中心首次为日本艺术家所作的大型展览,可谓是意义非凡。



1 則留言:

Yuanyuan 提到...

我也很喜欢北野武,不过他的dolls太文艺,貌似没看懂。我也喜欢贾樟柯多过王家卫,王家卫有点故弄玄虚,贾相对写实。